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雨夜下的犯罪
雨夜下的犯罪

雨夜下的犯罪

黎加是一个职场上的成功人士,有车有房,虽然三十多岁,但是仍然单身。在很多晚上,尤其是下着雨或雷雨交加的晚上,黎加会觉得自己很无聊很寂寞。这时候黎加不想待在家里,想离开家,想去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
  好多次,黎加在黑夜里或风雨里把车往前开,心里并没一个准确的目的地,他只是渴望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。这陌生的地方可以是附近一个县,比如金溪县东乡县,也可以是邻近那座叫鹰潭的城市,还可以是一个什么休闲山庄。到了,黎加会随便找一家宾馆住下,住一个晚上,第二天一早返回。

  有好长一段时间,黎加以为只有他才会有这种冲动或嗜好。为此,黎加从没告诉过别人他在黑夜寂寞无聊的时候,会一个人开车出来。但有一天在一个饭局上,一个女人居然告诉大家,说她总是在晚上尤其是雷电交加的晚上,会一个人开车去到一个什么陌生的地方。

  女人的话居然让大家有同感,在座的好几位都说他们也有过这样的经历。他们说有些晚上会觉得很寂寞很无聊,这时候就有一种不想待在家里的冲动,想出来,然后真的会开车出来,漫无边际,想去哪就去哪。当中一个叫余超的人,是个警察。余警察告诉大家他也经常做这样的事,一个人晚上觉得无聊,便开车出来,走到哪算哪。然后余警察分析了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冲动。他认为人在晚上,更容易暴露人的本性,这时候人会有一种原始的冲动,想去做些什么。

  余警察说人的一些本性就像一只关在笼子里的老虎,到了晚上,就想冲破笼子跑出来。余警察的话得到了大家的认可。有人接着提议,以后大家想出来就一起出来,这样可能会更有意思些。黎加也赞同,他甚至举起了酒杯,说:“为我们有共同的爱好而干杯。”

  众人也举起酒杯,也说:“干杯。”

  话是这么说,但不一定会这么做。有一个晚上,也下着雨,黎加又在家里待不住了,他想出来,想在黑夜里开着车去到一个什么陌生的地方。随后,黎加真开着他的车出来了。他像以往一样,一个人出来,并没打电话给余超或其他几个人。

  出来后黎加往金溪方向去,雨不大,但天很黑,这样的夜晚黎加开车总是全神贯注。车过黄远山后,黎加忽然看到马路边有一个人招手。随即,黎加看清是一个女孩在向他招手。黎加把车速慢下来,近了,她把车停了,然后摇下车窗,跟外面的女孩说:“要搭车吗?”

  女孩说:“可以吗?”

  黎加说:“上来吧。”

  女孩说:“谢谢!”

  女孩上来后,黎加看着她说:“你去哪?”

  女孩说:“不知道。”

  黎加有些吃惊,黎加说:“这样落着雨的晚上,你站在马路边上拦车,你怎么会不知道去哪呢?”

  女孩说:“我真的不知道去哪,在这样落雨的晚上,我会觉得寂寞和无聊,这时候我不想待在家里,想出来,想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。”

  黎加忽然笑了。黎加说:“你怎么也有这种冲动?我跟你一样,现在就很无聊,所以开车出来了,去哪里无所谓,但你一个女孩,又没车,你出来不方便呀?”

  女孩说:“我可以拦车呀。”

  黎加说:“这不安全,要是碰到坏人呢?”

  女孩说:“我以前出来过几次,没碰到过,你不是坏人吧?”

  黎加说:“难说。”

  女孩说:“看你的样子,倒有些像哦。”

  黎加说:“你不怕?”

  女孩忽然说:“停车。”

  黎加又笑,黎加说:“看把你吓的,我不会把你怎么样。”

  女孩不作声了。

  黎加这天没去金溪,也没去东乡,更没去鹰潭,车过浒湾不久,黎加把车开进了一家休闲山庄。在这儿,黎加只开了一间房,然后把女孩带进了房间。在屋里,黎加发现女孩很漂亮。可能是淋了些雨,女孩的衣服有些湿了,黎加看见女孩身材凹凸有致,非常迷人。黎加便有些心神不定了,他在车上说不会把女孩怎么地,但现在,他忽然想跟女孩怎么样了。女孩或许看出他的心思,女孩说:“我们各占一张床,不准越位。”

  黎加没作声,但过去猛地抱住了女孩。

  女孩说:“放开我。”

  黎加没放。

  女孩说:“你再不放,我叫人了?”i

  黎加在这家休闲山庄住过,他知道这儿的人不会过问别人的闲事,女孩再怎么叫,也不会有人过来干涉。因此,黎加很大胆,他抱着女孩,也敢在女孩警告他时不放手。女孩见黎加不放手,真的叫了起来:“你放开我——放开——”

  黎加这时候什么也不顾了,随着他用力,女孩的衣服被他扯了,露出了乳白色的胸罩。然后,他把女孩摁在了床上。

  女孩不从,大喊大叫着说:“你是坏人,你放开我。”

  他笑起来,他说:“我就是坏人,谁叫你晚上一个人出来呢?”

  女孩仍喊:“救命呀——”

  黎加说:“没人救你。

  说完这话,黎加的嘴唇往女孩的嘴唇上面贴去,想封住她的嘴巴,女孩一边喊救命,一边疯狂的摇头。黎加见轻吻他没用,就急了。空出一只手想用手掌堵住她的嘴巴。现在她的声音出不来了,但是头摇晃的力气仍然很大。黎加见这样也不是办法。发怒了,用力的抽了女孩几个大嘴巴子,女孩一下子就被打懵了,面部被打红了,双眼失去了神采,甚至有几滴泪水从眼角滑落,头也停止了摆动,任由对方控制。

  黎加见女孩失去了反抗意识,就再次吻上了女孩的嘴唇,并且用舌头撬开她的牙齿试图和她的舌头搅在一起。女孩想用牙齿去咬破对方的舌头和嘴唇,但是由于刚刚被打,如果再做更多反抗的话,只会激起对方更强烈的暴力。就张开嘴唇,任由对方的舌头在自己的嘴巴里面游走。

  亲吻了一分钟之后,黎加的欲火越来越旺盛,雄起的下体几乎就要冲破裤子的束缚,就三下五除二脱下自己所有衣裤,并且以更快的速度扒光对方。女孩赤裸裸的摆放在床上,完全失去了反抗意识,像一只待宰杀的羔羊。黎加的兽性膨胀到了极点,露出雄伟的阴茎,对准对方的下体,猛插进去,快速的抽插起来。。。

  但正在这时,门被踢开了。进来的人黎加认识,是余警察。余警察一脚踢开黎加,然后让女孩穿好衣服。黎加见是熟人,有些不在乎,黎加看着余警察说:“你怎么也在这里?”余警察没理睬他,但一伸手,把黎加铐住了。

  原来是隔壁房间客人刚刚见有人呼救,就报警了,警察接到通知后,第一时间就出警了。碰巧出警的就是余警察。

  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黎加没想到自己第一次犯事就被逮住了,雨夜的冲动没有满足他,反而把他拉入了罪恶的深渊。


  【完】